//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2590 - 回复: 9

[原创文学] 炎魔之子

[复制链接]

帖子:16

符文:17

发表于 2016-4-25 13:23: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混沌武士 于 2016-4-25 13:23 编辑

      
炎魔猎魔人.jpg

       他身上穿着的灼炎鳞甲,是炎魔的皮囊;头上戴着的犬面骨盔,是炎魔所驭魔犬的残骸;手中紧握着打开地狱之门的弓;射出的乃是吞噬灵魂的箭。
       他的名字乃是拉米纳,炎魔之子。
       达厄古的人们现在如此称呼他。取而代之的,原先那位英勇的猎魔人正渐渐地于达厄古绿洲的传说中被遗忘了。

       达厄古绿洲位于卡蒂安城邦的北方,这块曾经的沙漠因为达厄古的出现而变成了一片绿洲。哈坎大帝下令修建了伟大的地下水道,借助绿洲的水源充沛了卡蒂安,使得卡蒂安成为了凯吉斯坦最繁盛的城市以及世界的贸易中心。然而绿洲在带给卡蒂安人民水源的同时,也打开了一道连通地狱的大门。魔物们也盯上了这块富饶的土地,它们通过出现在绿洲之上的秘境之门从东部大陆穿梭至此,炎魔阿塞纳西便是其中最令人惧怕一位。
       为了守护卡蒂安之源,哈坎大帝命人在达厄古绿洲修建了魁多涅堡以抵挡魔物的入侵。
       而我也在达厄古绿洲之上的一间酒馆里给客人们讲述炎魔之子拉米纳的故事,讲那些魁多涅堡以及卡蒂安甚至凯吉斯坦大陆的人们不准备再流传的故事。
       所幸的是,总有那么几位愿意听我说些荒唐故事的酒客。

       那是发生在我十三岁时的事。
       我的主人是从库拉斯特逃亡至卡蒂安的贵族。这些贵族在卡蒂安毫无威望,然而却十分傲慢,即使哈坎大帝也不能让他们从内心臣服。
       因为一些琐事,我惹怒了我的主人。事实上具体犯了什么错不重要,法典里甚至没有这条依据,重要的是我的主人生气了,他的脾气凌驾于卡蒂安的法典。
       伟大的哈坎大帝并没有过问这些小事,他需要花时间去应对达厄古绿洲的魔物。于是我很快就通过了审判,被流放到凯吉斯坦北方的干燥草原,自生自灭。
       在干燥草原同样有一些关于魔物的传言。巨兽卡努是草原上最凶狠的恶魔,约有三、四人高,四脚着地行走,另有双手挥舞着利刃。哈坎大帝曾经授命一只由涅法雷姆组成的讨伐队前往草原希望毁灭这只恶魔,不幸的是,由于受到一些灵魂污浊的凡人错误的指引,讨伐队陷入了卡努的圈套。猎魔人马特克斯也在最终的战役中牺牲。在最后关头,明知大势已去,他的意志却更为坚定,一箭,接着一箭,直到为魔物的洪流所吞没。卡努摧毁了这些涅法雷姆的一切,尸骨与灵魂,甚至武器,可它却无法毁掉马特克斯的箭袋。人们传说那是马特克斯的意志,“亡者遗物”。
       我带着这些传说在草原中艰难地前行,说是前行,实际上并没有明确的方向。今天向南,明天向北,漫无目的,心中只是祈求着哪位神明可渡我于危难。不幸的是有一天,我遭遇了巨兽卡努,然后我可以说那些传说中的描述一定是过于保守了。
       我试图隐藏起来,但这不过是徒劳。卡努手下的飞翼刺杀者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我揪了出来,它们将我带到了卡努的面前。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魔物,用上我的手指、脚趾,甚至算上牙齿也未能数尽。在它们面前,我明明了解这是前所未有的恐惧,心里却异常平静,也许对于已经预见了结局的凡人来说,放弃挣扎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等待着卡努发号施令,等待着魔物们锋利的兵刃将我粉碎,等待着我的灵魂沉没在这草原。抬头望去,是无垠的苍穹,人们说在至高天有一座神圣天堂,不过天使们不怎么在意凡人的命运。忽然间一颗流星划过,同时撕破了我空白而静谧的脑海。
       嗷呜!
       一只魔物应声倒地。
       我这才发现那并不是流星,而是一支箭。我放佛刚从溺水的状态恢复过来,喘了一口大气,急忙顺着箭的来路望过去。
       涅法雷姆!猎魔人拉米纳!
       卡努显然被拉米纳单枪匹马的姿态惹怒了。“我将亲手撕碎这只涅法雷姆!”这是卡努的原话。于是它的魔物们排起了阵势,将拉米纳与卡努围在其中。
       草原上的风骤然狂啸,卡努说,这是拉米纳的同伴来迎接他,“欢迎加入涅法雷姆亡灵工会。”魔物们随即发出了一阵一阵的笑声,放佛天地也为此撼动。
       然而拉米纳只用了一瞬便终结了魔物,是魔物们,卡努和所有的魔物。那是猎魔人的终极招术——多重惩戒,能同时释放无数支威力强大的附魔箭矢,每一支都将带着拉米纳的复仇之意穿透魔物的心脏。
       在杀死了卡努和它的魔物大军之后,拉米纳取走了“亡者遗物”。狂风渐渐停歇,马特克斯的灵魂终于得到了安息。
       拉米纳收留了我,当得知炎魔阿塞纳西的消息之后,他便动身向达厄古进发。拉米纳认为用阿塞纳西的尸体,可以向哈坎大帝换取一个洗脱我罪名的机会。
       事实上当时我并不认为拉米纳能战胜阿塞纳西。炎魔阿塞纳西是七大魔神中罪恶之王阿兹莫丹的徒弟,有传言说,阿兹莫丹为了争夺地狱的控制权,正极力将阿塞纳西推上第八位魔神的宝座,以此来增长自己在地狱中的势力。相比起来卡努不过是一个强盗窝的头子罢了。然而拉米纳的眼神让我有所动摇,或许吧,涅法雷姆就是这样的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生物。

       在凯吉斯坦的更北方,穿越无尽的干燥草原,甚至渡过德鲁伊之索格伦北部的海峡,那个极寒之地有一块名为仙塞的神秘岛屿。在仙塞,你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魔法师。他们手里不一定捏着法杖,身上也不一定穿着长袍,但当他们施展神秘之力时,凡人必然为之震撼。他们是涅法雷姆,半神之身,非凡之力。
       我刚才的说法其实并不严谨,因为居住在仙塞的不全是魔法师。有一些倦怠世事的僧侣与猎魔人也会隐居在此,比如大师级的猎魔人杨。
       拉米纳自称是杨的徒弟,但从他的口气有些犹豫。
       杨与僧侣居于一间名为鹿湫寺的庙宇中。在一个冬日的晚上,天降大雪,拉米纳趁着雪声擅自踏入了大殿。正殿有一尊神像,身长八尺、四面八臂、怒目竖瞳,金绫环绕其身,火云侍奉其侧,八只手中握有八种不同的兵器,这大概是武僧们所信仰的天神阿修罗。在正殿两侧,乃是若干罗汉像。拉米纳回忆道,那些神像放佛都活了过来,而回顾四周,发现自己忽然置身于火海之中。
       眼前所见,皆为心象。拉米纳如此解释。在心火之中,拉米纳看见了阿修罗像身前的弓,那是“杨的反曲弓”。当他竭力伸手抓住弓的那一刻,心象消散了。再观神像,一往如初。
       然而阿修罗仍为阿修罗,拉米纳却再非拉米纳。猎魔人杨在鹿湫寺的门口伫立良久,直到拉米纳带着他的反曲弓从寺中出来,他才转身离去。那之后再也没人见过杨,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去往了混沌之地。

       杨的弓有它的意志,马特克斯的箭袋也有它的意志,同样的拉米纳也有自己的意志。
       我们恰巧同行罢了,拉米纳说道。
       当我们回到魁多涅堡的时候,拉米纳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他只身一人消灭卡努军团的消息传到了哈坎大帝的耳中,很快便被卡蒂安统治者排来的使者接入了皇宫。拉米纳并不知道相比阿塞纳西,卡努的灭亡让哈坎大帝更为感兴趣,于是我的罪名因此提前洗去了,拉米纳也以英雄之姿再次回到了魁多涅堡。以我这个凡人看来,这已然是完美的结局,我可以在魁多涅堡作为平民生活下去,拉米纳也可以带着荣誉和赞美去往另一个城邦。但是你们得明白,涅法雷姆即是正义,拉米纳没法容忍炎魔阿塞纳西的存在,他曾不止一次告诉我,哪怕葬身在炎魔的地狱中也是不错的归宿。而我只是一个凡人,凡人无法体会那种正义。
       凡人根本不懂何为正义。
       终于有一天,拉米纳认为讨伐炎魔阿塞纳西的时机已到,他向魁多涅堡的领主请求组建一支讨伐队,却遭到了领主的拒绝;他在广场号召魁多涅堡的正义之士加入他的队伍,然而无人响应。魁多涅堡的人民敬仰他、崇拜他,甚至为他筑起了雕塑,但是没有人愿意追索他。因为他们都是凡人。
       那个凌晨寒风凛冽,魁多涅堡的旗帜猎猎作响。我在拉米纳出征前赶上了他,是啊,也许我是个奇怪的凡人。不过我仍不懂什么是正义,仅是一颗报恩之心让我追随着拉米纳。
       阿塞纳西的巢穴位于达厄古绿洲的西北方,二人讨伐队越向西北行走,遇到的魔物就越多。我见过蓝色皮肤的恶魔,当你惊动其中一只,马上会有无数的同类从四面八方杀过来;还有那些通过果实引诱猎物的植物,它们的毒液可以瞬间杀死一头大象;当你在休憩的时候,千万要注意拉卡尼休武士与沉沦魔,他们都是猎杀行动的好手。说真的,如果不是拉米纳,我在见到阿塞纳西之前可能已经死了上万次。
       在阿塞纳西的巢穴前,拉米纳将一枚戒指交于我,“马纳得的治疗”,可以让人免受伤害,哪怕是一介凡人。拉米纳嘱咐我,三天之后假若他未能带着阿塞纳西的首级出来,我就得戴着戒指离开,只要阿塞纳西不出手,其他的魔物无法取走我的性命。

       现在是魁多涅堡的隆冬。拉米纳正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日子离开了这里。此去已有八十余载,我已是行将就木的古怪老头。
       哈坎大帝多年前仙逝,现在的卡蒂安由哈坎大帝二世统治。随着涅法雷姆力量的削弱,地狱势力已经慢慢渗透了凯吉斯坦的各个角落,包括咱们的哈坎大帝二世,早已沦为魔神贝利亚的傀儡。七大魔神中的谎言之王贝利亚与阿兹莫丹争权已久,当得知炎魔阿塞纳西被涅法雷姆讨灭之后,他很清楚在和阿兹莫丹的较量中已处于优势。谎言之王先是摧毁了魁多涅堡,将伟大的地下水道变成了孵化恶魔的温床,继而又用荒漠一夜之间覆灭了达厄古绿洲。而阿兹莫丹因为东部大陆的巴斯廷要塞挚肘,只能看着贝利亚在凯吉斯坦慢慢夺走自己的地盘,包括繁荣的卡蒂安。
       当然咱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我还是愿意称之为达厄古绿洲。而咱们的酒馆也将永恒存在于这片绿洲之上。
       有位酒客听到这里忽然有些反应,我注意到了他手指细微的动作。那是长时间抓握弓箭遗留下来的习惯性动作。我继续讲述着猎魔人拉米纳与炎魔阿塞纳西战斗的故事,而这位酒客却慢慢站起身准备离去。他的一举一动非常自然,像一个普通的亡灵一样,悄无声息。如果不是刚才他的动作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想我可能不会记得有这样一位酒客曾来过酒馆。

       请留步,听我说完这个故事吧。
       我叫住了他。
       在场的所有亡灵都将目光投向了他,这位即将离开的酒客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坐回了原先的位子。我很少这样强制客人听我说些什么,不过这次我必须得留住他,出于一种无法名状的预感。
       我在阿塞纳西的巢穴入口等待了拉米纳三天,第三天的清晨,我本应在太阳升起之时离开这里,可是我的脚却不听使唤。我听从了我的内心,向巢穴深处跑去。
       巢穴中遍地都是魔物的尸体,在血池环绕的最终大殿上,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拉米纳脚边的,正是炎魔阿塞纳西与它的地狱犬。
       整个大殿里仅有魔火燃烧的声音,我未敢惊动这份沉寂。远远地看见拉米纳将阿塞纳西的皮囊剥下,将地狱犬的面部削下,最后一并穿戴在自己身上。我看不见他的眼神,有那么一刻我甚至无法感觉到他的正义。
       拉米纳发现了我并向我走来。
       阿塞纳西已死,但我的身体也已被恶魔腐蚀,我必须待在这里用它的皮囊困住它的欲望。
       拉米纳让我只身回程,并且让我不要将炎魔已死的消息传递给凯吉斯坦的城邦。这是因为拉米纳在与阿塞纳西的战斗中知晓了贝利亚的意图,他不愿意贝利亚用残酷的手段来统治凯吉斯坦。而阿塞纳西的存在是让贝利亚不敢染指凯吉斯坦最好的保障。
       吾乃炎魔之子。杨弓不断,遗物不腐,吾即永存。
       我带着炎魔之子拉米纳的嘱托回到了魁多涅堡,按照他的意愿谎称阿塞纳西毁灭了这个涅法雷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超乎了我的想象。
       魁多涅堡的领主认为拉米纳的行为很可能惹怒了阿塞纳西,为了防止阿塞纳西的报复,他下令毁掉了英雄拉米纳的雕塑。魁多涅堡的人民在收到毁掉拉米纳雕塑的命令后毫无迟疑,他们不再称之为英雄,也无人愿意再提起他。同样的,作为拉米纳的跟班,我被领主判处死刑。多亏了“马纳得的治疗”,我才得以逃出生天。借助地下水道,我逃亡至卡蒂安。卡蒂安不像魁多涅堡这样忌惮阿塞纳西,所以哈坎大帝也未曾派人追缉我。我被安排到一间铁匠铺当学徒,就这么浑浑噩噩得活着。
       然而卡蒂安的人同样以拉米纳为耻,他们称他为狂妄自大的涅法雷姆,是有勇而无谋,并且可能给凯吉斯坦带来毁灭的猎魔人。哈坎大帝试图停止这些流言,他是个明智的君主,但这并未奏效。情况甚至愈演愈烈,以至于哈坎大帝也不能免俗得派出使者前往达厄古绿洲示好阿塞纳西。
       心灰意冷的我再次离开了卡蒂安,只身一人浪迹于达厄古绿洲。
       在这绿洲之上,我建起了自己的酒馆。我的客人乃是这绿洲之上的亡魂,它们曾经或是商人、或是战士、或是平民、或是奴隶,当然也有可能是魔物。在酒馆里我就像现在这样一遍一遍重复着拉米纳的故事。猎魔人拉米纳,炎魔之子拉米纳,达厄古绿洲的英雄拉米纳。可惜的是,整个凯吉斯坦只有在我这里才需要他。
       说到这里,我注意到那位客人有些激动。
       拉米纳!
       我认出了他,尽管变成了亡灵,我还是能确定他是拉米纳。
       酒馆中一阵骚动,亡灵们再次将目光汇聚到他的身上。我很抱歉这么做,拉米纳,我无法忍受世人对你的诋毁。
       现在魁多涅堡已成灰烬,达厄古绿洲已为荒漠,凯吉斯坦已是为贝利亚的囊中物。而你,拉米纳,也已化作亡灵,飘荡在这绿洲之上。也许我守住你的托付,贝利亚便无法入侵凯吉斯坦,但在我看来,卡蒂安与魁多涅堡的人民与贝利亚又有什么区别。
       不如放下执念吧。我清楚这样劝他非常自私,但这应是拉米纳最好的结局。

       猎魔人,有仇必报。
       拉米纳的亡魂并未责备我。它终究还是离开了,仅留下这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从未谋面的年轻猎魔人出现在我的亡灵酒馆。他的身前挂着“杨的反曲弓”,腰间悬着“亡者遗物”。有那么一会儿我放佛以为回到了十三岁那年,回到了茫茫草原之上,回到了正义最开始的地方。
       “嘿,老头,我听过你讲的故事。说实话,我认为你做的没错,拉米纳是个死脑筋。管它是贝利亚还是阿兹莫丹,涅法雷姆无所畏惧。所以……”
       年轻的复仇者将美酒一饮而尽,说道。
       “你知道卡蒂安怎么走吗?”


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E7%8F%AD%E5%B0%BC%E6%96%AF%E6%98%86%E5%9B%A0-5408/hero/17845075

帖子:1765

符文:-4

2#
说实话 我只看了图就拉到了最底
发表于 2016-4-25 20:05:32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6%AE%8B%E5%BD%B1-5553/39355257

帖子:16

符文:17

3#
图片是我国服首个赛季的猎魔人,觉得这套幻化挺有意思就瞎掰了一篇
发表于 2016-4-25 21:26:16 |显示全部楼层
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E7%8F%AD%E5%B0%BC%E6%96%AF%E6%98%86%E5%9B%A0-5408/hero/17845075

帖子:22

符文:2

4#
还是比较喜欢风之力的外观~~~
发表于 2016-5-5 13:07:4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

符文:0

5#
混沌武士 发表于 2016-4-25 21:26
图片是我国服首个赛季的猎魔人,觉得这套幻化挺有意思就瞎掰了一篇

瞎掰也能瞎掰的那么有韵味,那你正经起来一定了不得!
发表于 2016-9-24 01:17:4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5

符文:26

6#
楼主很有写小说的天赋
发表于 2016-11-30 11:49:13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A4%A7%E6%84%8F%E5%A4%B1%E8%8A%82%E6%93%8D-5593/34623269

帖子:546

符文:59

7#
赞赞赞,才华横溢!
发表于 2017-2-26 01:51:00 |显示全部楼层


Oh! Oh, hello! I know, right? Whose balls did I have to fondle to get my very own movie?

帖子:19751

符文:1443

8#
不错 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2-27 16:03:5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

符文:18

9#
真心不错   故事严谨 结构明朗
发表于 2017-11-2 11:25:1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31

符文:5

10#
故事好过图
发表于 2017-11-6 09:23:1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爱玩网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7-11-20 01:3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